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联系我们
Q    Q:254860374
手   机:15127820006
电   话:0318-8091006
联系人:李经理
邮   箱:info@yiliaoqixie88.com
网   址:www.yiliaoqixie88.com
地   址:河北省安平县新政村
详细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资讯 > 详细新闻

医疗价格背离市场规律 根在政府不作为?

作者:康博医疗 来源:www.yiliaoqixie88.com 发表时间:2015-3-10 浏览:次  百度一下

“针灸一次4元钱,给患者做一次手法推拿25元钱,7个医生半天做一台胃癌手术1000多元钱,哪个国家还有这么低的医疗服务费?”医卫界委员普遍反映,目前医疗收费当中,劳务和技术收费普遍背离市场规律,严重挫伤医务人员的积极性。有委员甚至表示:现行医疗服务价格低得让医生没有尊严。

问题分析:现行定价严重背离市场经济规律

“一个胃癌手术,需要3名医生、两名护士、两个麻醉师做半天,收费标准是1000多元,不论什么级别的医生做都一样,这合理吗?”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院长刘玉村反问道。

在这样的医疗服务定价体系下,医院势必是要赔钱的,只能在手术费用里加入耗材、检查、药品等其他费用。“有良心的少加一点,但有些医生为了钱可能就乱加。”刘玉村说。

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内科主任葛均波也表示,目前植入一个心脏支架4到5个人,手术费只有1000块钱,导管、支架、检查等费用加起来得3万多,人工费只相当于材料费的1/30左右,“一个医生要读5年本科,3年硕士,3年博士,本硕博连读最少也要8年时间,出来后还要接受至少3年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这么长的培养周期,这么大的投入,他的劳动就值这个价?”

中医医疗服务价格定价就更低了。北京市某三甲中医院推拿科的主治医师告诉记者,目前推拿手法治疗不仅均次费用低(一次25元),且相关规定不太合理。如很多老年患者通常颈椎、腰椎、膝盖等部位同时患有疾病,但按照医保规定手法治疗每次只能收取1人次的费用,不能重复收费,否则医生将面临罚款和通报批评。

“北京市医疗服务价格收费定价标准(俗称大红本)规定针灸一人次是4块钱,一棵白菜四五块钱,这不就是白菜价吗?”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对台港澳中医药交流合作中心主任杨金生说。

此外,一些有特色的中医治疗方法不仅没有得到鼓励,反而遭遇限制。如在治疗风湿关节疼痛等方面疗效独特的中医小针刀技术,虽然操作技术的复杂,但收费标准可能将下调。

“现行的医疗服务价格太低了,严重背离了市场经济规律,和李克强总理在去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健全医务人员适应行业特点的薪酬体系’的要求相距甚远。”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肛肠科主任安阿玥表示,更严重的是,有些价格定得过低,让医务人员觉得没有尊严。这样一来,谁还愿意学医?

政府不作为 价格调整未与时俱进

“静脉抽血1块钱1次,针灸一次4块钱,北京的大红本是1999年出台的,16年都没变,这期间CPI涨了多少?人们的工资又涨了多少?有关部门不会不知道吧!”安阿玥如此表示。

相比北京市,广东省的情况更令人担忧。“一次有两个科医生参与、由专门医生实施、护士配合的抢救称为‘小抢救’,每次大约10多分钟到半个多小时,收费标准是20元。”广东省广州市某三甲医院急诊科主任向记者反映,广东省的医疗服务价格标准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制定的,至今未做过调整。例如,对病情稳定的病人一级护理一天的费用是12元;急诊须做彩超免费,因为急诊科没有这项收费项目,医院只能赔钱维持运转。

“我们一直在强调改革要与时俱进,为什么医疗服务价格进行调整不能与时俱进?这就是政府部门不作为!”张澍指出。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镜科主任王贵齐表示,在财政对公立医院的投入十分有限的前提下,如果一方面取消药品加成,另一方面还不提高医疗服务价格,这等于让医院处于“无水之源、无本之木”的境地。

“通过违背市场经济规律的廉价的医疗服务费来降低患者的医疗费用,不可持续。而且事实上,老百姓并未从中得到多少好处。”张澍说,在中国,植入一台双腔起搏器4个人的手术费是1500元左右,而器械费用就要四五万元,患者的花费还是很高。

医院要生存,医生也要养家糊口,医疗服务价格这么低,这就催生了大处方、过度检查等行为,有些医生就用灰色收入来补贴。“这样的行为应该禁止,但是制度之弊是不是更值得反思?”张澍认为,多年积攒的医疗服价格过低的问题,已经严重阻碍了医改的进程,亟需通过顶层设计加以解决。

“医疗服务价格调整是当前阶段医改最核心的环节之一,走好这一步可以盘活一盘棋。”刘玉村说,医务人员是医改的主力军,必须调动600万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医改才能成功。而要实现这个目标,前提是,首先要承认医护人员的劳动价值,让他们的工作更有尊严。

委员建言:

王贵齐委员:把药品和器械的虚高价格降下来

政府相关部门应压缩药品和医疗器械招标、流通等环节的虚高价格,降低不必要的大型设备检查项目,严格监督处理大处方,同时提高医疗服务价格,让医护人员的劳动得到尊重,技术价值得到体现,真正让利给患者和医护人员,这样才能实现医院的良性健康发展。

王贵齐委员表示,医务人员是医改的直接实践者,如果他们的积极性没有得到有效调动,整个医改就难以成功。

张澍委员:医务人员劳务收费应占到一半以上

在美国,植入一台心脏起搏器需要4万美元,人力成本和起搏器成本各为2万美元,基本上是1:1。建议借鉴国外经验,将医务人员技术收费提高到总收费的50%以上,提高工资性收入,逐步切断医务人员的收入与开药、检查收费之间的联系。

在提高医务人员劳务收费的同时必须把虚高的药费、器械费和检查降下来,怎么降,这需要科学研究。不能这边提了,那边没降,结果医疗费普涨,那就会带来很多怨言。

刘玉村委员:如果把天平一端的药费、检查费降下来,把另一端的医疗服务价格提上去,天平仍是平衡的,也就是说,政府和患者可以不多掏钱,同时优化了医疗费用的结构,体现医护人员的劳动价值。

可以用降低的药品和检查费用补贴医务人员的劳务费。比如:病人出院时总费用是两万元,其中药品和大型设备的检查占一万多,如果把这部分费用降低一半,另一半补贴到医护人员的服务价格中去,那样将合理很多。

葛均波委员:尝试对医疗服务打包收费

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很复杂,需要在充分调研、广泛听取各方意见的基础上,拿出一个合理的方案。同时改革要与药品、医疗器械定价以及医保报销等方面的改革同步。

是否可以考虑对医疗服务打包收费。比如植入一个心脏支架手术费加耗材费用规定是3万元,这个价格能够保障医院和厂家都不亏。医疗机构为了提高人工费,肯定会尽最大可能的降低耗材费用。

温建民委员:医务人员劳务收入应高于公务员

现在有些医疗服务收费就是白菜价,尤其是中医药特色服务价格太低,造成很多中医技术濒临绝境,难以开展。

建议要确保医务人员的薪酬高于当地收入的整体水平,应该比当地的公务员工资水平高一点,要突出医务人员的技术和劳动价值,建立科学合理、符合医务人员工作性质特点的工资薪酬制度和职称评定制度,让医务人员专注于提高医疗技术和服务水平。

部委声音:

国家卫计委:医疗服务价改总体上不会增加百姓负担

国家卫生计生委李斌在2014年全国两会上就表示,现在医院里一、二、三级的护理费用分别仅有每天7元、5元、3元,低得可怜,就是24小时的特级护理也只有30元左右。一些基本的手术费服务价格也很低,这就导致了一些不合理的医疗行为,以及医院一些不合理的收入结构,好多医院都靠药品、耗材、检查获得主要的收入。

“现在医疗服务价值体系不合理,特别是医疗服务劳务技术价格偏低。所以价格是一定要改革的,但还是要按照优化结构、有升有降、逐步到位的原则进行,而且要使价格合理地体现医务人员的劳务技术价值。同时,医疗改革需要和医保相互衔接,通过支付制度的改革来配合。所以总体上不会增加老百姓的负担。”李斌表示。

国家卫生计生委体制改革司司长梁万年表示,取消以药补医是公立医院改革的一个突破口。但取消以药补医后,医疗技术服务价格必须改革。

梁万年介绍,20世纪80年代初,政府投入占到医院总支出的35%,还有药品加成等收入。医院的支出减去这些之后,差额通过医疗技术服务收费来补足。这种情况下制定的价格是较低的,在当时也是合理的。

之后,政府投入所占比例逐年降低。现在,政府对公立医院的平均投入仅占医院实际支出的6%~7%。这样一来,医疗技术服务再维持以前的定价就不合适了。

梁万年坦言,尽管调整医疗技术服务价格已经成为共识,但定价的路径和方法还有待探讨。不过,他指出,调整医疗技术服务价格需要走出一个误区,即认为调价会增加患者负担。事实并非如此。调整医疗技术服务价格,必须坚持两条“红线”:一是患者总体负担不增加;二是医保基金可承受。

北京市副市长张建东:今年分批出台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方案

在今年北京市两会期间,北京市副市长张建东表示,北京市的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将按照“总量控制、结构优化”的原则,分步出台,成熟先行。2015年,将分批出台一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方案。

张建东介绍,北京市现行的医疗服务价格一共是5303项,其中有4362项是1999年制定的,已经有16年未调整过。2012年5月,原国家卫生部又发布了9630个针对非盈利性医院的服务价格项目。也就是说,北京的医疗服务价改一方面要跟国家来“对表”,还要对所有的项目进行规范和梳理,现在正在做这个工作。

张建东表示,不是一说价格改革就是涨价,此次改革将制定一个有升有降的整体服务价格体系。一些反映医务人员基础劳动价值的价格项目,如诊疗、护理、手术、病理、中医等项目,会整体考虑适当提高。

与此同时,要降低大型医疗仪器设备检测、检验项目的价格。另外,还要降低医用耗材和检测试剂的价格,挤掉一些虚高的价格空间,调整医疗服务价格结构,捋顺价格关系。

张建东表示,价改不是很多部门请一些临床专家或大夫来讨论一下就行,要进行深入调研,还要进行一些价格的测算,这些工作我们都在做。另外,还会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

分享此文章:
Copyright © 2014 安平县康博医疗器械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起航网络
手机:15127820006 地址:河北省安平县新工业园区 冀ICP备14021270号-1
友情链接:医用约束带生产企业 | 烟台口腔医院 | 洛阳双眼皮 | 兴华阿里巴巴旺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