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联系我们
Q    Q:254860374
手   机:15127820006
电   话:0318-8091006
联系人:李经理
邮   箱:info@yiliaoqixie88.com
网   址:www.yiliaoqixie88.com
地   址:河北省安平县新政村
详细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资讯 > 详细新闻

首家网络医院调查:上线半年患者开始排队了

作者:康博医疗 来源:www.yiliaoqixie88.com 发表时间:2015-3-17 浏览:次  百度一下

近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我想,站在‘互联网+’的风口上顺势而为,会使中国经济飞起来。”“互联网+”改变着传统行业,也包括医疗行业。全国首家网络医院——广东省网络医院正式上线近半年,目前运行已步入正轨,建立了近千个网络医院社区诊所,每天接诊患200~300人,占医院门诊的10%。

不过,网络医院在改变传统就诊模式的同时,其推广也面临不少难题,比如患者质疑其专业性,以及医保报销、医生多点执业等壁垒。网络医院的盈利模式及利益分配仍需进一步完善。

“互联网+”无疑是今年全国两会的热词,其正走进医院。

去年10月底,由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深圳友德医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友德医)和广东省内数十家连锁药店共同组成的广东省网络医院正式上线,这也是全国首家正式向线下延伸的医疗服务机构。

目前,广州不少药店门口挂着“广东省网络医院”就诊点的招牌,看病的地方摆放着电脑、视频设备和一些简单的器械,医生通过视频为患者诊断。广东省网络医院采用“视频问诊+就地购药”的模式,在社区医疗中心、农村卫生室、大型连锁药店等地建立起网络就诊点,医生通过视频问诊开具医院处方,患者再根据处方就近买药。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医疗拓展部主任张胜明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网络医院运行已步入正轨,省二医在广东省内的社区、连锁药店建立了近千个网络医院社区诊所,每天平均接诊患者200~300人,占医院门诊的10%。

视频看病被误为是“骗钱”

郑浩涛是广东金康大药房的总经理,移动互联网与医疗的接轨,使他拥有双重身份。他参与了广东省网络医院的前期试点和正式运行,是这场有可能影响未来就医方式的拓荒者。

一开始,金康大药房只有两家药店参与网络医院试点,整个广东省也只有30家。经过3个月的发展,仅仅金康大药房就有31家门店成为就诊点,每个药店专门开辟了一个空间摆放视频设备。为了吸引患者,药房还特地在门口贴上网络医院的标签。

郑浩涛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对网络医院的前景充满信心,随着医药分家,便捷的远程医疗将缓解目前大医院门诊排队长、看病难的问题。

记者在现场看到,药房的网络医院就诊点与办公室没多大区别:桌子上放着一台电脑,并附带着耳机、摄像头和打印机,一侧还有血压计和血糖仪。

在药师的指导下,记者也上前体验网络医院就诊,输入姓名、年龄、手机号等基本信息后等待与医生连线。由于当时只有一名医生在线,记者在三名其他药店的患者接入后,才正式登入系统。戴上耳麦、打开摄像头,患者与医生的对话就像平时视频通话:患者向医生描述症状,医生根据病情会诊、指导用药。经过选择医生、视频会诊、打印电子处方三个流程,十分钟左右就完成感冒的诊治。患者可以拿着有医生签名、患者病情等信息的处方直接在药店购药,也可只作咨询。

位于广州新港中路一家药店的执业药师小张告诉记者,网络医院刚开始试点时用户较少,现在每天来药店“看病”的有3~4人,视频结束后有的人会在药店直接购药。“附近一些有糖尿病、高血压的老人体验后反映很好,基本不用排队,可以直接凭医生处方在药店买药,大大节约了时间。还有一些过来看伤风感冒等常见病的年轻人,在医生诊断后,也可以对症下药。”

在网络医院最初的试点阶段,正是靠小张这样的执业药师来推广。他们根据前来购药患者的症状,推荐他们体验网络医院。小张透露,一开始很多人不相信可以通过视频看病,更多人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尤其是一些老人认为药店是为了“骗钱”,“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认可并愿意尝试了”。

就诊点不断增加

截至目前,广东省网络医院正式运行5个多月。由于背靠广东省第二医院的三甲招牌,网络医院拥有成熟的医师资源和品牌效应,目前已经打响了“头炮”。

据了解,网络医院的定位以慢性常见多发病为主,已经进行了50多种疾病诊疗。对于已经在医院看过、诊断明确的病人,可以将医师诊断书在线传给医生,医生据此指导用药。

随着就诊人数的增多,广东省网络医院也开始“排队”。张胜明告诉记者,网络医院的医生资源由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解决,首先,将网络医院作为省二医的一个科室,由专职医生坐诊;其次,从各个科室抽调部分专家,目前已有200位医生专门做网络医院;最后,医院也在争取与其他基层医院的医生进行合作,最终形成一个网络医疗联合体。

张胜明进一步表示,按照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的规划,2015年底网络医院计划做到3万个就诊点,“春节前我们已经完成了全省1000个网点的设备安装,现在正在进行人员培训,很快就会全部到位。”

移动互联网极有可能改变未来的就医方式,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成为这场试验的先行者,既被寄予厚望也担负着巨大压力,因此网络医院不会急于迈开步子。“我们还在一步步探索,根据网络医院的推进情况调整人力配备,并且还会在现有条件下增加适合远程医疗的可穿戴设备。”张胜明表示。

《《《

推广难题

盈利模式模糊 网络医院推广进度低于预期

◎每经记者 金喆 发自广州

今年初,广东省网络医院的网点数量正从300家向1000家迈进,今年这一数字可能达到五位数。从资本市场到线下实体,网络医院也迎来了不少追随者。但是,移动医疗作为颠覆者,现实仍很骨感。

对于广东省网络医院的推广,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医疗拓展部主任张胜明承认进度低于预期,1000个网点的布局本应在去年底完成。

随着项目步入正轨,张胜明和其他远程医疗探路者将面对来自制度、技术等方面的阻力。

广东一家医药电商董事长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直言,他对网络医院有一些困惑,在其他行业,只要有互联网的思维和合适的商业模式,这个行业很快就会被改造。

但在医疗行业,无论是卖药还是看病,互联网技术在这里走得比较缓慢。

网络医院专业性遭质疑

“医药电商兴起时间不短,2010年到现在已有5年时间,但没有像其他行业那样上演一夜暴富的神话,大部分电商还在盈亏线上挣扎,网络医院也是这样的,半年了还没找到清晰的盈利模式。”上述电商董事长说,他一直在思考网上药店如何切入网络医院,但更多时间还是在观望、参加围绕移动医疗的话题论坛。

其实,在广东省网络医院上线之前,互联网上已有超过20个移动医疗产品,大部分以改造医疗方式为切口、积累医生资源为患者在线进行“轻问诊”。

作为一个新兴产业,远程医疗的未来之路并不平坦,首当其冲的是对其专业性的质疑。广东一家不愿具名的医药电商董事长透露,远程医疗最大的缺点就是如何保证诊断的依据与实际病情的匹配度,可能出现信息不对称下的误诊。不少患者也会对诊断结果提出质疑,医生如何只靠交流和视频做到对症下药?还有一个现实问题就是,如果出现误诊谁来承担责任。

面临医保报销等壁垒

张胜明表示,电子处方有医生签名,这就是凭证,但更大的阻力来自制度。虽然在政策层面上,互联网售处方药即将落地的消息已流传数月,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切入医疗端被寄予倒逼医改、破冰“以药养医”壁垒的厚望。但到现在,网络医院没有打破医保报销、医生多点执业等壁垒,医生能否网上执业行医、电子处方是否合法、是否可以网上诊疗也没有明确说法,医患之间的核心医疗仍然无法实现远程。

广东康爱多网上药店董事长王燕雄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移动医疗是发展趋势,但现在患者就医习惯、健康档案共享、处方药配送、医疗事故认定及处置等问题没有解决,网络医院的推广路还漫长。

国内首家医生集团创始人张强也公开指出,目前的移动医疗产品都是在旧有模式上提高一些效率,对整个医疗改革没有多大作用。互联网有可能对现有医疗系统进行改造,“但我们还没有找到那个点”。

《《《

利益分析

网络医院前景看好合作方各有所求

◎每经记者 金喆 发自广州

在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医疗拓展部主任张胜明看来,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友德医和药店三方各司其职、各尽所能: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只做医疗服务,友德医提供技术平台,药店则向患者售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这场变革背后各方都有所求,医院想争取更多的病人到线下,药店则希望能通过网络医院销售更多处方药,友德医方面则希望能在国内广泛复制这一商业模式,抢占山头。

医院:解决分级诊疗

大型三甲医院由于病患数量多,排队时间长,就诊体验差。这家以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为资源依托的互联网医院,希望找到一个连接起患者的便捷通道,让医院的医疗资源发挥更大的价值,同时也吸引一些患者到线下继续诊疗。

张胜明说,不少常见病可以在线上快速诊断,还有一些病情严重的就要到医院。分级诊疗可以提高医生效率,也能缓解大医院看病难、排队多的问题。

申万分析师杜舟在近期一份互联网医疗专题研报中谈到,这是我国网络医院运营的首次创新型突破,有利于解决我国分级诊疗、患者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他还指出,住院病人才是医院利润的核心来源,通过网络医院可实现分级诊疗,将不赚钱的部分门诊分流到网络端。同时,要求药店定量推荐需要到医院实地就医的患者,从而提升高净值贡献患者数量及占比,提升医院运营效率及效益。

药店:提升处方药收入

传统药店是拥抱互联网最积极的一方,吸引他们的是医生手中的“方子”。在县级医院和城市基层医院的药品销售保持每年20%以上的增速时,零售药店还面临经营成本增长与医药电商的双重冲击,亟待携手互联网来抢食处方药的收入。

“我国医药市场规模大约1.3万亿,处方药占到上万亿,80%的销售渠道在医院,真正流出医院的处方少之又少。”广东一家知名医药电商董事长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广东一家连锁药房总经理对记者表示,医改遇到的制度阻力使零售药店、医药电商的发展充满荆棘。虽然一些乐观者对阿里健康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寄予厚望,但它们在公立医疗机构面前同样面临着巨大挑战。

广州新港中路一家药店负责人许某透露,处方药占整个药店的收入约为20%,而网络医院进驻后,处方药的占比有望再提升5%。“我们最初预计每一分店每天能开10张处方,其中有30%的人会在药店拿药。”

对于患者来说,在网络医院拿到电子处方后,在药店买药很方便,但能否使用医保统筹账户也非常重要。患者李先生就表示,药店买药确实比医院便宜,但如果没有医保报销还是不划算。

友德医:推广这一模式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友德医似为广东省网络医院而来。工商资料显示,友德医成立于2014年8月,注册资本555.56万元。去年12月,宜华地产(更名为宜华健康;000150,SZ)发布公告称,拟出资1.2亿元持有友德医20%股权,这个网络医院背后的技术支持方才正式浮出水面。

据了解,友德医主要是为广东省网络医院建立问诊平台,不过记者发现,其官网上的信息较少、功能单一,患者只能在首页上查到医生值班时间,却看不到接诊点。

最近半年,宜华健康借助网络医院概念,股价屡创新高。但无论网络医院多么红火,投资人最关心的问题还是商业模式。宜华健康总经理陈奕民今年2月接受投资者调研时介绍,友德医前期收入主要以网络门诊服务费为主,后期将增加网络教育、健康管理、家庭医生服务费、广告等收入。

据悉,目前广东省网络医院尚未收取诊疗费,这意味着友德医没有盈利。张胜明表示,网络医院已将收费草案递交物价部门,获批后会不会执行收费标准还待定。“我们考虑到推广期间免费可以增加访问量,如果现在收费有可能会流失一些患者。”

友德医还试图在首个网络医院项目成熟后向全国推广。一位行业人士对记者透露,网络医院的推出花了近一年时间,与友德医关系密切的华佗在线以前一直在线上提供心电筛查、影像诊断等远程医疗服务。“如果友德医在模式上摸清楚了路子,就在远程医疗上先占了山头。所以对他们来说,短期能不能盈利还不是最重要的。”

分享此文章:
Copyright © 2014 安平县康博医疗器械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起航网络
手机:15127820006 地址:河北省安平县新工业园区 冀ICP备14021270号-1
友情链接:医用约束带生产企业 | 烟台口腔医院 | 洛阳双眼皮 | 兴华阿里巴巴旺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