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联系我们
Q    Q:254860374
手   机:15127820006
电   话:0318-8091006
联系人:李经理
邮   箱:info@yiliaoqixie88.com
网   址:www.yiliaoqixie88.com
地   址:河北省安平县新政村
详细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资讯 > 详细新闻

尼泊尔震后:上海医生驰援记

作者:康博医疗 来源:www.yiliaoqixie88.com 发表时间:2015-5-9 浏览:次  百度一下

尼泊尔地震,上海医生驰援。

在中国红十字会的统筹安排下,华山医院紧急成立了首批5人医疗队,他们是刘杨、王桂芳、许耀、刘华晔和陈裕春,他们中有抗感染、呼吸科和骨科的专家,也有经验丰富的护士;另外,瑞金医院的医生毕任达作为志愿者随队,他是尼泊尔人,在上海学习工作17年,汉语、英语、尼泊尔语俱佳。

你一定想知道,他们这一周看到、听到的。在此致敬,祝他们和尼泊尔人们好。

药品装备大箱子,一天到达尼泊尔

4月30日上海—昆明—加德满都飞机上

5时从上海出发,直到北京时间23时15分,经过一天的颠簸,我们终于还算顺利地到达了加德满都驻地。

一路上,由于我们要自带急救药品、装备等,除了自己的行李外,还有六七个大箱子;我们印有红十字的服装引起很多乘客的注意,不断有空姐们和乘客主动来问:是否专业救援人士?去尼泊尔参加震后救援的?担任队长的刘杨认真地告诉一位来问询的年轻母亲:我们是华山医院的医生护士,天天要看病、做手术、教学,只有某地发生了重大险情时,医院会在相关上级部门支持和要求下,组织相关的专业科室人员参加救援。例如本次的震后救灾,早期是外伤和挤压伤为主,因此,医院就派出以骨科、普外、感染、急救、呼吸专业医护人员作为救援队队员参加相应的抗震救灾工作。而在后期可能是传染病和流行病的预防和治疗……这位年轻的妈妈听完,再转述给自己的孩子听。

飞机上空姐们还手写了“尼泊尔加油”的小牌子,求合影。哈,我们也有被崇拜的明星的感觉。

一眼就看到无数印着五星红旗的帐篷

5月1日 加德满都 晴

心里挂念着任务,又有几小时时差,没眯上几个小时,我们一大早就起来了。

小队办事效率很高。上午,刘杨和毕任达将表格交给在尼泊尔卫生部工作人员时,对方恰需中国红十字会提供帮助,毕任达还有点“私人关系”,因此二话没说,就给办完了注册手续,于是我们有了在尼泊尔的合法行医许可。

这不过是第一步,在我们抵达的时候,已经有来自各个国家和机构的各类救援队在当地开展工作。我们这支医疗队该干什么,哪里需要我们呢?后来,我们了解震中附近地区,因为交通不便和卫生力量不足,需要支援——

最急需的受灾地区,是廓尔喀、拉苏瓦和博卡拉,因为地震,这些区域交通不便且缺医少药,在距离三地相对较近处,有个野战医院,正需要中国红十字国际救援队的技术支持。尼泊尔政府的初步设想,是在完成震后救治任务后,这家野战医院还能转为民用医院。

一拍即合。

在小分队勘察野战医院地址,协调沟通,准备物资和车辆的同时,我们几位医生护士都没闲着,赶紧去市区一个广场上的临时居住点。路上,我们终于看到了震后的加德满都,相对而言这里并不是重灾区,街面灰灰的,很多商店关门,可人们却是乐观友善的,几乎个个冲我们点头微笑,也许是看到我们身上的红十字标志吧。到了临时居住点的广场,一眼就看到无数顶印着五星红旗的蓝色帐篷,我们和居民们聊天,得知这是震后的第一个晴天,政府供水刚刚恢复正常,居住点的食物和饮用水都是政府免费提供的,其中不少来自中国的捐助。

应该是我们谢谢你才对!

5月2日 加德满都 晴

余震依然有,我们抵达不过两天,有震感的地震至少四五次;其中一次,造成了加德满都至少50人的伤亡。

今天一早,刘杨和毕任达接着忙参与协调野战医院的事,说来简单,其中却涉及许许多多细节。而我们4位医生护士,兵分两路,去灾民安置点和广场等地巡诊。

先说广场上的事,找块开阔地,向已经关门的咖啡馆借来桌子和椅子,搭上一顶大帐篷,将带来的和各方捐赠的药品分类,我们就开工了。就在我们紧张忙碌的时候,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出现在我们周围,他英语很好,也能主动地帮助我们向病人用尼泊尔语解释。后来,又在当地志愿者的帮助下,我们得到了两位尼泊尔护士学校学生的帮助,她们能帮忙翻译解释医学专业术语,也能帮助我们测量血压和记录。

当地志愿者太好了,几乎不需要“招募”。同事刘华晔这样形容在灾民安置点的情况——医生们一来,人们就笑着围上来了,只要向人群用英语问一句:“谁能说英语?”就必定会有一两位当地人站出来,表情有点害羞,却又很主动。

一天下来,上海医生们接待了数百位病人后,直到街面上没啥人了,才收工。临分别,刘华晔赶忙拉着身旁的志愿者桑亚道谢,桑亚笑眯眯、摆摆手:你们是来帮我们的,应该是我们谢谢你才对!

在被危楼围绕的空地上设立医疗点

5月3日 加德满都 晴

今天又是一早就兵分三路:一路继续协调野战医院;第二路深入灾区,巡回医疗;第三路准备野战医院物资并培训志愿者如何搭建帐篷。

当地志愿者依旧很给力!无论是翻译、购买物资或是简单的搬运工作,他们都拼尽全力地帮忙;我们需要多派一辆车去居民点巡诊,他们也能叫来出租车朋友帮忙。

学习搭建帐篷的,也是一些志愿者,我们和尼泊尔红十字会商定,由中方人员先培训一部分当地志愿者,他们学会后,再到震区协助更多灾民搭建帐篷。培训结束后,学员们纷纷来合影,其中有个插曲——有志愿者要求换角度多次合影留念,因为那样才能拍出中国红十字会的标志。

深入进灾区巡诊并不容易!医生们带着百余盒药物,和灭菌、消毒、清创等物资,开车前往一个重灾区,我们得到的消息是,虽然那里已有来自马来西亚、印度等地医疗队开设的临时救助点,但医疗需求仍存在。

还有余震,道路极差,其中一段路被砖瓦废墟掩盖,彻底断了,只能步行——每个队员携带部分物资走上约45分钟的路,到达一受灾严重的山脚下,那里暂无医疗队,约80余人在地震中遇难,伤者暂时难以统计。我们走访了50余户灾民家庭,主要宣传饮用水安全和公共卫生知识,然后在被危楼围绕的空地上设立了临时医疗点,前来就医的伤者,多是软组织损伤、伤口感染等。

妥善安置完大多数伤者后,医生们还要步行走回去搭车,这一天,吃的只靠零食饼干。回到驻地已是晚上7时,小伙子们已经饿得等不到开饭,赶紧一碗泡面塞下去——明天接着干!

一听建医院,几乎整个村子都要来帮忙

5月4日 加德满都 晴

去加德满都南部郊区,继续巡诊。今天搭建的临时医疗点,就在一座倒塌的古庙边上。一位热心的小志愿者来帮忙,他穿了一件印着美丽神庙的汗衫,可他很伤心地告诉我们,他胸前的这座神庙已完全被地震毁了。

短短6小时,几位医生接诊了伤患200多名,伤口感染、腰背痛、骨关节疼痛、结膜炎、高血压等极其常见。

一听建医院,几乎整个村子都要来帮忙。一问方知,许多人在地震中砸伤、摔伤,压根没法走长路,得知医生将抵达家门口,欣慰不已。建医院需要水、电与通讯,可这一切在地震中都被摧毁了,如能早一刻解决问题,灾民们就早一刻得到救治。我们发现,电站虽然被震坏了,但还能提供电,只是缺少电线而已。刘杨与村民们沟通,对方爽朗答应:“好的,我来试试,应该没问题。”短短3天,水、电与通讯全部齐整到位,5月是尼泊尔当地的旱季,整整一个月应该不会下雨,这对建野战医院也是好事;为了解决医院用水,村民们还帮忙铺设管道引水……

医院确是急需,在那小山包附近,方圆数十公里仅剩一间小卫生院,屋子也已经塌了一半,只有一位医生、一床位、三两护士。

7小时颠簸,到达野战医院扎营

5月5日加德满都—孙卡尼 晴

今天是重要的一天,中国红十字会救援队全体医疗队员由加德满都前往野战医院所在地孙卡尼。

交通太差,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开了7个小时。前两个小时是平坦公路,接着便几乎全是颠簸山路,车一过漫天尘土;说是“省级公路”,却常有单车道,一边是山,另一边是河流和悬崖,慢的时候,车速只能开到每小时5公里。

下午,终于到达孙卡尼,一片平地豁然开朗,先遣队和当地志愿者已经运来了一些大型设备,也搭起了一些帐篷,我们也赶紧上前帮忙,搬运物资,为医院运行做准备。附近村民们都围上来了,知道要建医院,个个笑着,抢着帮忙,其中有原来在加德满都工作的护士,还有在政府机关工作的研究生……

一整天忙完。入夜,头顶上是漫天星,远处是雪山,若什么都不想,真像是野营。也有好消息,中国国际救援队已将2000顶帐篷送到灾民的手中,我们已经对近1000多名伤病员进行过诊疗。当然,我们还有很多的工作,心里放不下来!今天路过了满目疮痍的村庄,刚刚还出现过余震,附近村庄不知多少伤患,人们说这里距离震中仅20公里……

营地刚建立,供电靠发电机,时断时续;供水勉强维持。晚上10时,工作结束,集体吃泡面,我们给陈裕春过生日,大家唱生日歌,泡面便是长寿面。

当地电台广播——中国医疗队来了!

5月6日 孙卡尼 晴

今天,野战医院开张,接下来我们的主要工作,都将在这里开展。

毕任达4时不到就醒了,睡不着,干脆起来工作,因为供水不稳定,所以先存下了一桶水;前几天都忙着协调,今天才有机会面对病人,发挥一位医生的专长,他还有点兴奋。

很快,大家都起来了,我们自己设计了病历卡,两个帐篷用作诊室,一个帐篷被大型医疗设备用作检查室,一个帐篷用作指挥所和办公室,医院就开张了。

在尼泊尔政府的协调下,当地电台开始广播——“中国医疗队来了!临时医院开门了!”到了下午,病人明显多了起来,人们少有交通工具,大多数是走路来的,最远的走了2个小时;在当地志愿者帮忙下,诊室门前排起了十多人的队。

有男伤员坐在小板凳上,被四名亲戚抬着进入诊疗帐篷。他地震时从楼房里跳了出来,导致根骨骨折。队里两名骨科医生,为伤者清了创、细致治疗、麻利做好包扎。

有女伤员来,因地震后不断吸入粉尘,导致发烧、咳嗽,因为附近几乎没医院,只能忍着。待着我们问诊时,发现她已是变异性呼吸衰竭,嘴唇呈紫绀色,赶紧为她治病配药。

有两岁的孩子被抱来,因地震后只能睡在棚子里,浑身发了皮疹,我们将从上海带来的特制药膏送她,并教会妈妈如何涂药。

从早上到傍晚,整个救援队共收治病人140余例。最后一例病人问诊结束后,大家几乎精疲力竭,嘴唇干裂得一说话就疼。

为了“团结力量”,刘洋和毕任达今天去了附近唯一的小卫生院,和当地的医生护士接上了头,大家达成一致——医疗设备可以共用,如果病人需要会诊,中国医生们随时可以帮忙!如果有危重病人,也随时送到野战医院来,我们有应急灯和各类设备,可以全天24小时运行。

截至发稿,野战医院已步上正轨,大家都还好;有条好消息,这片小山包,未来有可能成为“中尼友好医院”的选址地。祝愿,未来从那里传来的,都是越来越好的消息。

分享此文章:
Copyright © 2014 安平县康博医疗器械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起航网络
手机:15127820006 地址:河北省安平县新工业园区 冀ICP备14021270号-1
友情链接:医用约束带生产企业 | 烟台口腔医院 | 洛阳双眼皮 | 兴华阿里巴巴旺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