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联系我们
Q    Q:254860374
手   机:15127820006
电   话:0318-8091006
联系人:李经理
邮   箱:info@yiliaoqixie88.com
网   址:www.yiliaoqixie88.com
地   址:河北省安平县新政村
详细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资讯 > 详细新闻

从学医到行医 我们与各国的差距

作者:康博医疗 来源:www.yiliaoqixie88.com 发表时间:2015-8-18 浏览:次  百度一下

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山腰街道鸢峰村的农家姑娘钟巧红今年高考603分,符合农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本有机会上厦门大学,但她却坚持选择去福建医科大学学习临床医学,因为父母的腿都有重疾,她想至少未来能帮父母看病。

像她一样,不少学生主动选择学医,或者家长鼓励孩子未来学医,原因之一都是家里有病人。家里能出个大夫,人们总会感觉心里能踏实很多。

可是医生对于自己的孩子或者亲人学医,却不少持反对态度。医生在线社区丁香园在今年6月曾针对“医生对于子女报考医学院的态度”进行了调查,参与调查的近4000名医生中,有58%选择了“力阻”,原因多是“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跟自己受一样的罪”。

“又到了高考报志愿的季节,好多朋友打电话咨询要不要学医。作为一个业内人,我觉得不能一概而论,要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视孩子情况而定,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譬如说,如果是亲生的,就尽量不要学。”一个大夫在自己的微博里这样写道,并被同行们奉为“本月最佳”。

“虽然在国内,本科毕业考出相关的资格就能当医生,但是如果想到稍微像点样子的医院工作,不学出个硕士或者博士来,真没人要你。”在北京海淀区一所知名三甲医院消化科当医生的李欣告诉记者,学制过长,也导致很多考生对医学专业望而却步。

目前世界上的医学院分两种,一种是本科生医学院,一种是研究生医学院。世界上大多数地方都是本科生医学院,但美国则是研究生医学院(Postgraduate Medical School),理论上后者不要求你的本科专业方向,但是大多数人都是学完生物、物理、生物医学工程等相关专业,再去申请医学院。

在上文提到的调查中,有一项是“假如未来可以在国外学医或行医,是否同意子女报考医学院”,只有12%的医生选择“力阻”,其余则均表示“支持”或者“中立”。

赵越从复旦医学院毕业之后,经过在其他同学眼中“难比登天”的考试,漂洋过海到美国波士顿顶尖的塔夫茨医学中心当住院医师。她最主要的理由是:“美国的医生培训制度非常完善,只需三年左右,青年医生就能得到明显成长。”而国内目前的青年医师规培制度尚未成熟,同样三年左右,有的人一直处于“抄方子、粘化验单”的角色。

曲姝丽在国内读本科时学的是药学,此后她到美国密歇根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读了研究生。她告诉记者,在美国读医学院之后的就业选择广泛,不是必须要做医生,也可以从商或从政。她自己毕业后,就没当医生,而是去美国的疾病控制中心工作。

王玥在国内学的本来是生命科学,本科毕业后她到新加坡参加了一个由美国杜克大学和新加坡国立大学合办的医学生培训项目。目前她正在新加坡规模最大的新加坡中央医院当住院医师。她很庆幸自己到国外来选择了医学专业。由于本科没有学医,在国内她是无法行医的,但在这里,她得到了新的机会。

赵越并不回避,自己选择到美国行医的原因之一是“美国医生收入不错”。根据美国著名的专业医学搜索引擎网站Medscape今年7月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专科医师年均收入在28.4万美元左右;从事社区医疗的医生年均收入也能够达到19.8万美元;全美62%的医师对自己的薪酬状况表示满意。

即使是在进入专科之前的住院医师培训阶段,平均每位医师年均收入也在5.5万美元左右。有84%的青年医生在这一阶段都表示接下来会继续当医生,只有4%的人表示未来想要转行。

在新加坡,王玥介绍说,医生的收入同样是可观的。刚毕业开始进入住院医师培训阶段的医生,第一年的平均月收入就能达到3600新加坡元,第二年则飙升至4500新加坡元,此后根据不同情况逐年上涨,“医生收入在当地肯定属于中高水平”。

当然学医的也都不是一般人。“在新加坡,真的是只有学霸,才能进医学院,”王玥告诉记者。曲姝丽也表示,美国的医学院“非常难考,立志学医的孩子都很上进。而且美国的医学院学费非常贵,不是普通家庭所能负担得起的,所以读医学院的人要么是工作几年有一定积蓄的,要么是家里非常有钱的,要么是一些肯把毕生积蓄拿出来供孩子的家长(多为亚裔)。”

无论是在新加坡、韩国、美国、英国还是澳大利亚,医生都是社会地位非常高的职业。曲姝丽和王玥在接受采访时都提起,在当地,只要有人听说她们是学医的,立刻刮目相看。各国医患关系也有紧张的一面,但是由于国外医院中强大的安保措施和严格的监督机制,极少出现医闹或者伤医事件。

国人普遍认为在国外行医会相对轻松,实际也不尽然。赵越说她的工作时间是一周75小时~80小时。虽然美国规定住院医生工作时间不能超过一周70小时,但她说也没有哪个医生不做完就扔下病人。王玥在新加坡的工作也是忙到经常顾不上吃饭喝水,并且在工作之外她还要不停地参加考核。

即使面对同样的工作强度和考核压力,即使是自己的妈妈在天津做手术时自己都鞭长莫及,王玥也不想回国。国内频传的极端伤医事件让她不仅不能理解,而且对国内的行医环境充满畏惧,“我觉得钱什么的都还不重要,生命安全才是最基本的。如果连生命安全都没有保障,其他真的都是白搭。”

“你知道吗?好多国内特别优秀的医学生都开始往国外跑了,大家都是为了自己的发展呀。”王玥对记者说,“我真觉得挺悲哀的。但是如果有人问我,我还是会建议他们就算非要在国内学医,也最好能出来干。”

李欣当年从北大医学部临床五年本科毕业以后,到美国去读了流行病学的博士。虽然国内外都有很多其他不错的工作机会,但她毕业后还是选择回国当医生。可是,最近频频遇到的难缠病人、少得可怜的收入,以及在临床治疗以外,医院额外压给她的繁重科研任务,让向来“义无反顾”的她也开始怀疑,自己当年离开美国的选择是否正确……

分享此文章:
Copyright © 2014 安平县康博医疗器械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起航网络
手机:15127820006 地址:河北省安平县新工业园区 冀ICP备14021270号-1
友情链接:医用约束带生产企业 | 烟台口腔医院 | 洛阳双眼皮 | 兴华阿里巴巴旺铺